朴实农民邓家祥一诺千金 出院三个月借钱还清医院欠款的


信息来源:锦江区网信办  发布日期:2016-05-16 13:05  浏览次数:  文字大小 [大] [中] [小]


  个人简介:

  邓家祥,男,58岁,汉族,群众,蒲江县寿安镇元觉村村民。

  事迹概述:

  2014年,邓家祥因意外病危入住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一个月,在出院时没留下一分钱,除了一句“我们一分钱都不会欠,一定会把医疗费还上”的承诺。三个月之后,他拿着从十几位亲友借来的钱来到医院,还清了所有医疗费。“这是救命的钱,不能欠着医院。”就是这样朴实的想法,让从没开口借过钱的他,背负上了约4万元的债务。不过,他并不悲观,欠医院的钱能还上,欠亲友的钱也可以慢慢还,这就是一个农民眼中的“一诺千金”。

  详细事迹:

  1.一场重伤 欠下医疗费3万多

  2013年年底,邓家祥在外帮工的时候不慎重摔,导致了胸部多根肋骨骨折、脾脏破裂、不省人事。在蒲江县人民医院接受了脾切除手术之后,又被紧急送往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。

  到市二医院后就被下发病危通知书,情况非常危险,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周,才回到普通病房,左肺已经完全丧失了功能,大量痰液堆积,呼吸困难。经过一个月的治疗,医生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抢救回来。

  入院市二医院时,他只缴了1700元费用,还是朋友帮忙垫付的,这笔费用远不够治疗。康复出院在结账过程中发现,由于当时情况十分危急,医院当即采取了胸腔闭式引流等多种方法的治疗,因此需要自理的医疗费用高达三万多元。除了入院初期缴纳费用外,因为家中状况所限没有任何积蓄,他不得不签下了高额的医疗欠费单据后离开。

  2.时隔三月 他主动到医院送上医疗费

  “我们一分钱都不会欠,一定会把医疗费还上的。”出院时,他一再承诺。

  不过,医生们却没有太把这句话当真,因为也曾有患者这么说过,之后却再也没出现。“几乎每年都会有几起拖欠医疗费的,有的是贫困,也有其他情况,数额从几百到几万不等。最多时,光我们科室一年都被拖欠二三十万”市二医院胸心外科主任文自力称,自己从医30多年时间,从没遇到过欠费病人主动还钱的。

  令人意外的是,三个月后,他的主治医生李源接到了“还款”电话。当看到怀揣沉甸甸的现金来还款的邓家祥时,文自力和李源感觉心里暖暖的。

  这3万多元对邓家祥一家来说,是一笔巨款。他家主要靠种地为生,因为家里收入太低,一个月只吃一两次肉,衣服都是靠亲友接济。“医生把我命救了,我反过来不还钱,咋说得过去?!”说到欠钱,他尴尬又羞涩,虽然家里经济状况窘迫,不过他从来没想过欠钱不还。

  3.借了十几家 终于凑齐这笔钱

  “死都差点死了,医生又把我救活了,医疗费肯定要付”他总是说做人要讲良心,要互相信任。

  寿安镇元觉村5组,最旧的那间房子就是他家。瓦屋有30年历史,主屋因为太过破旧,已经没有住人了,老两口就住在进门左手的一间小屋子里,不足10平米。儿子在外打工,很少回来,虽然已经结了婚,但也有一对孩子需要供养。

  “以前再穷,从来没有开口借过钱”。自从出院之后,他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凑足了这笔费用,一家家上门跟亲戚们厚着脸皮开口,“救命钱,我不能不给医院,你们的钱我一定会还……”所有的医疗费近7万,新农合可以报账50%,他还需要自费承担一半。

  这个家庭几乎没什么经济来源,年轻时他还可以出门打工,近些年身体不好,两人全部的生活开支就靠不多的土地里种些柚子、蒜苗去卖,也就没什么积蓄。所以自费医疗费及住院时的各项开支约4万,借了10几家亲友才凑齐:大姐1万多,二姐快1万,二舅1000元……得知他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道,又相信他的为人,亲戚们都痛快地借了,还没有打欠条。

  钱凑齐后,他立即给医院打电话,偿还了医疗费。如今过了8个月,欠亲友的债务,他一分钱都没还上。那场意外伤让他的左肺比正常人小了1/3,身体变差了,胸前还留了一道长长的疤痕。

  “我们穷,也要穷得坦坦荡荡。钱慢慢还,他们都相信我的人品,知道我的脾气”,他说几万块钱借来,至今,也没有任何人催过他。不过,自己不会拖欠一分,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还是得出去打工,不管多久,都会慢慢还上这笔钱,一定兑现当初的承诺。

主办:成都市锦江区精神文明办公室 承办:成都市锦江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 蜀ICP备07008430号